av3892-成人情色网|情色网站|色情电影|色情动漫|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站
网站首页 > 淫荡人妻 > 母亲跟隔壁的王妈妈

母亲跟隔壁的王妈妈






阿雄的母亲(阿柳)自从他的父亲死后他们母子俩便相依为命、阿雄今年三十而立至于阿柳五十八岁虽己


五十八岁可是他妈是出生在富贵人家身材不比一般年轻女孩差、而阿雄也到了适婚年龄整天想结婚又未交


女人一生中见到的裸体除了色情录影带外、也就只有妈妈的身体,虽然阿雄对于平日跟妈妈总是和谐相处


。也可能是没有父亲的关系阿雄总是对母亲有着一种保护呵护严格说就是一家之主,或许是这一层关系因


素阿雄对母亲的爱意日渐加深,使得如今三十岁从未交过女朋友。


这一天刚好星期日阿雄不用上班早上九点多还赖在床上,妈妈早己跟隔壁王妈妈从公园运动回家,一进门


见餐桌上的早餐原封不动摆在桌上,心想这么晚了这孩子怎么还没吃是不是昨夜又看录影带起不来。母亲


阿柳在楼下叫着阿雄起床早餐快变午餐了、连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心想这孩子可能是星期日跟朋友跑出去玩吧


母亲也就没理会,将桌上整理干净,习惯运动完后就上楼沐浴、浴室就在二楼楼梯口母亲在一楼就脱完衣服


身上一丝不挂就上楼洗澡(因平常运动回家儿子早上班后家中就没人)浴室门也没关,母亲边洗边摸着自


自己的小肉墩不时将沾满香皂的手指伸进穴内来来回回的摩蹭,口中也不时呻吟,当手指摩擦肉壁发出啧啧


的声音,左手搓揉着有些下捶而还算匚满的双乳,由于全身沾满湿淋淋香皂指缝跟掌心不时的搓揉黑色


的乳头更增加了母亲些许的快感、右手指则更加速的向肉穴内抽动,此时肉穴口不知是肥皂的泡沫或是穴


内因手指的抽动高潮而流出的淫水混杂为一种像是乳液又比乳液的色泽透明且有种特殊的味道,此时母亲整个人 己摊坐在浴室地


板上,而阴道口张开像蜗牛肉且不时一阵阵由内向外泛者晶亮的淫水,的确像一个历经大战且不时从阴道内渗出汁液般的透明乳液、


地板上也流了一地,阿雄早被母亲刚刚的沐浴声及吟叫声给吵醒,早己站在走道外看着母亲多时,汁液所透出的气味使阿雄鸡巴早己肿胀的难受后阿雄手伸进内裤抓住肿胀的鸡巴前后抽动套弄,没两下阿雄的内裤早己湿漉漉。母亲此时尚未发现!门外儿子早己偷窥自己之淫欲,儿子也不敢让母亲知道他的一切早已看得一清二楚,


儿子只好装做若无其事的溜回房间内脱掉衣物,躺在床上想着刚刚那一幕不一会


儿鸡巴又硬又悄只好又躲在被窝里又打了一枪,连打了二枪阿雄此时皮倦的光着身子昏睡。母亲冲好身体从浴室走出来。经过儿子房间见儿子躺在床上睡觉


眼睛盯着儿子的私处看着阿雄虽然没肿大可是又黑又粗的鸡巴心中难免想起阿雄他爸爸那根大香蕉,青出于蓝、更胜于蓝,脸上泛起一丝丝红晖、连阴


道马上泛出阵阵的淫水手指不由自主的轻?肿胀的阴唇,此时也顾不得什么


是乱伦、母亲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是能把儿子那根塞入自己的阴道内抽动摩擦不知有多好。手指也更加用力的往肿胀的阴道内来来回回磨蹭,不一会儿功夫整个下体己湿淋淋,见儿子翻身未了不让儿子发现装作若无其事回房间内换好衣物、或许是久旱逢甘霖整个人精神特别的好,打理好一切后擦上尘封己久的化妆品,临走时还不忘往儿子的房间内偷偷的瞄一眼,往门外隔壁找王太太到菜市场,王妈妈一见阿柳就说哎呀今天怎么了平常都不化妆的今天上市场怎打扮的这么漂亮是不是找男人约会呀?母亲立即回说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有谁要,王妈妈:话可不是这么说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年长一点的女人一来吗有经济基础,二来性经验匚富。?跟我现在行情看涨呢,难道王太太?有这方面的经验。王;经验倒是没有不过前一阵子家里总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打电话


来刚开始总是你再不出声再不讲我就挂电话了,起初以为我那死鬼老公从大陆打回家怕挨我骂不敢出声,为了挽回我那死鬼我就先低声下气的撒娇:老公人家好想你一去就是这么久人家也是肉身子做的也有七情六欲,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傅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吱吱呒呒说王小姐我暗恋?好久了想跟?做朋友。我说我今年五十四岁当你妈妈都差不多怎么在一起呢,你猜那年轻人怎么说阿柳:快怎么说。他:我就是喜欢年长一点况且?脸蛋一点皱纹都没有且又没生过小孩又有经济基础任谁也会选择你,况且我们又不是要结婚生小孩年龄差距又有什么关系,听他这样一讲任谁也会心动且死鬼早就死在大陆妹的肚皮上。阿柳又说那后来呢你怎么说,我:那我考虑考虑,好那我星期日晚上再等?消息,这种事还考虑什么要是我像?这种情形早就答应他,你跟我还不是一?只是多一个儿子吗?不知不到了市场阿柳特别挑了一只儿子爱吃的大龙虾及爱吃的菜欢喜买了一大堆,王:怎么今天又化妆又加菜难不成真的要相亲,别瞎扯了快买买快回家作中餐。一回到家母亲见儿子早在客厅看报纸阿雄见母亲回来放下手中报纸妈你今天特别漂亮喔!你少吃妈的豆腐了妈都己是又老又丑、那来漂亮,妈不你今天穿这件洋装真的好漂亮,母亲被儿子这样一说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满脸通红,小心肝不理你了看你的报纸吧,妈今天特别买了一些你爱吃的中午我们母子俩好好聚聚,美食当前应是否应该配美酒、阿雄起身前往巷口


买了一瓶白兰地,阿雄从柜子上拿了酒杯将酒倒满、今天我们母子俩好好的喝两杯,不胜酒力的母亲没多就己躺卧在客厅的沙发上,头靠在沙发扶手上右脚置于沙发左脚则横跨在茶几上,识乎有意将双脚张开己见一条红色的性感小内裤,或许是酒精做遂跟早上所发生的种种使的阿雄的心跳加速,心想机会来临、鸡巴早已肿的不能自己,将手偷偷的伸进母亲大腿间、轻轻的碰了一下,见母亲没有反应心想可能真的醉了,就更大胆用手将内裤轻轻拉扯见到了母亲的稀疏阴毛底下两片泛紫黑色的外阴唇、不由自主的将鼻子靠了过去嗅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气、用手将内裤拉开、将舌尖伸进两片泛紫黑色的外阴唇细缝中间由下往上舔,初尝母亲的小黑唇这味道让阿雄简直不敢相信像做梦般,眼睛余光见母亲似乎睡的很沉一点反应都没有(其实母亲根本没醉早 故意制造机会),于是更大胆用指头将两片厚唇给撑开直见里头微粉红色的阴道,舌头整个深进去穴内翻滚,阿柳再也忍不住儿子如此吸吮口中伸吟着,下体也配合儿子的吸吮而?动着,阿雄见状停滞抬头望一下见母亲闭着眼睛嘴唇微动发出嗯


、、、嗯、、、见她却似乎乐在其中阿雄把嘴唇贴在妈妈的花房上就是一阵吮吸,舔舐。阿柳简直要飞上天了,除了呻吟与娇喘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这小子第一次就舔得这么好,大概也是遗传他爸爸的吧儿子的嘴一松开,就挺着玉茎想来个一鼓作气。但毕竟是初次,不谙花径,把妈妈顶得一机灵。理智忽然被疼痛唤回,她立刻捂住要害「不!不能,不能这样!君俊,毕竟我是你妈妈。我们这样已经太过分。千万千万不能插进去!」


「不吗,妈妈让我试一次吧!我真的很想……你看我这里已经硬得这样了。」


儿子边撒娇边粘在妈妈的身上到处亲吻揉搓。阿柳也有点吃不住劲,喘着气道:


「阿雄,你要是想发泄,妈妈给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妈妈的嘴给你吸出来。好吗?我微笑的看着儿子,此时他的眼睛张大他的脸同时变成酱红色。


我告诉他这个主意,同时刺激着他并使他为难。阿柳的嘴里回绝了儿子,但下面的穴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


在他还没回答前,我开始解开我的上衣。


「妈,?是说真的吗?」


我点头表示着。『心肝儿子,躺下来,让妈妈来引领你,绝对叫你舒适无比。』妈妈要我先起来,然后她跪在我的面前,温柔地含弄着我的肉?,她的舌头从我的龟头开始滑过,慢慢地来到我的肉?根部,并且再慢慢地滑回龟头,她这样周而复始,直到我整根肉?都沾满了她的口水而显得闪闪发亮!没两下为了进一步刺激儿子,我这样挑逗的说着他靠了过来,缓缓的蹲下身,以近似迟顿的动作,慢慢的脱下我身上最后一件衣物。


我金黄色的阴毛随着裤子的脱下而起舞着。


此时我已全裸的呈现在我可爱的儿子眼前。


我以手指温和地抚弄我的阴毛。


「我可爱的儿子,过来占有妈妈吧。」


他移动他的手,颤抖的抚摸着我的大腿,想着眼前抚摸着自己的是亲生儿子浪穴不由自己的流出美妙香甜的汁液来。


儿子移动他的手,接近我毛绒绒浪穴,他以不熟练的动作抚摸着我的阴唇,拨弄着阴核,异样的快感激荡着全身的细胞。「妈,?好美,我一??就忍不住!」


「坏孩子!」母亲低下头,手也不知不觉松开了。


原来只要赞美几句,母亲就会让我为所欲为了!我狂喜,一边摸母亲的乳房,一边把阳具顶在母亲屁股上。


一阵欲仙欲死的快感传来,我滚热的精液喷满母亲大腿间。


「哎呀,坏东西,你做什么!」母亲惊叫着,掀起裙子。


我的精液从她的大腿根直流到高跟鞋里,内裤的裤档都打湿了一大片。


我有点后悔,低头说:「妈,?那么性感,我一抱?,就忍不住射精了,我帮?擦擦吧。」我撩起母亲的裙子,拿我的内裤帮母亲擦去大腿上的精液,另一只手趁机捏着母亲肥软的臀部。


这时我看见母亲透明的内裤里乌黑的耻毛,阳具一下又抬起头来。


我突地站起,搂住母亲,急切地说:「妈,?这么性感,我不明白爸爸怎么舍得抛下?!!!」母亲的脸色忽地缓和下来,悠悠地说:「妈也不清楚!」


「妈,让我看看是不是?的奶子不够大!也许爸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我说着,伸手去解母亲的衣扣。


母亲有点害羞的样子,但没有阻拦,我解开母亲的白衬衣,松开她的胸罩,掏出母亲的乳房把玩起来。


母亲裸着胸,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呆呆地任由我非礼她的双乳,吸吮着她粉红色的小奶头。


「怎么样,够大么?」


「够了,」我满足地说:「不过,?的屁股不知怎样。」


「那……」


「我帮?看看。」


「这不好!」我把母亲按在灶台上,掀开她的裙子,把内裤拉到大腿上,母亲诱人的私处暴露无遗。我搂着母亲的腰,抚摸着她的屁股:「好滑好软!」我的手滑到母亲小穴口:「好多毛毛!」


「呀,不能摸那里。」母亲红着脸站起来。


「好好好,不摸,来蹲下,让我好好摸摸?的屁股。」母亲像大便一样蹲在地板上,让我摸她的淫臀。


「怎么样,有问题吗?」




「嗯,好像没有。」


「那你爸为什么会不喜欢妈妈呢?」母亲有点急了。


「嗯,这个嘛……」我沉吟着:「也许,要看看全身,有时一个部份美,不代表全身美,整体美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妈,脱光光让我看看。」


我搂着母亲,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剥光,一尊全裸的活生生的维纳斯雕像站在了我面前。也许是害羞吧,母亲红着脸扑到我怀里,娇嗔地道:「坏蛋,不准乱看!」我浑身颤抖起来,搂着母亲赤裸娇躯。


「妈,和我接吻,我看?功夫够不够,也许爸爸是觉得?……」


「谁说,妈很会的。」


「光说无用,试一下。」话音刚落,母亲的香唇已印在我嘴上,又滑又软的舌头像小蛇一样钻进了我口里。「唔……」我爽!


「怎么样?」母亲红扑扑的脸,笑着问我,显然她很有自信。


「很好!」我说,「不过……」


「不过什么?」


「还有最后一关,妈全身无可挑剔,但不知搞起来舒不舒服?」


「这……」母亲很难过的样子:「也许你爸和妈做爱时没有快感吧?」


「也许吧,但没证明过怎么知道呢?要找出问题的所在,才好下结论,然后寻找解决的方法呀,我也想老爸快点回到妈妈身边来,宝宝不想看到妈妈伤心的样子咧!」我一边说,一边摸母亲的双乳和阴户。


母亲好像全没感到,含着泪,搂着我亲吻着:「好孩子,真会体贴妈!」


轻轻地,我把母亲按倒在地板上:「妈,让我来检查一下?的身体。」


「你要和妈妈搞吗?」


「是试一下……」


「这不行!」母亲红着脸推开我。


「为什么不行?」


「我是你亲妈呀,宝宝!」母亲看着我,羞涩中带着慈祥,我更加恨不得马上搞大她的肚子!「为什么亲妈就不可以搞?」


「那是乱伦呀!」


「为什么乱伦就不行?」


「人家会笑话!」


「我们不说出去谁知道?」


「嗯……」母亲有点糊涂了。


「妈,我们去床上干!」我拉着起母亲的手,母亲抱着厨房的柱子不放。



「这样子总是不怎么好……」母亲蹲下身子,用手掩着胸。我干脆把她抱起,向卧室走去。


「?」地一声,我把母亲放在床上,然后压到她柔软的胴体上。


「不要啦!」母亲柔声劝说。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搂紧母亲就亲嘴摸奶,摸得母亲两只奶子高高涨起。


当我摸她阴部时,她害羞地转过身去趴在床上。


我搂着母亲的腰,把手伸到下面去,手指插入她的淫穴,母亲的粉臀马上一跷一跷地动了起来,不停地呻吟,蜜水也流满我的手指。


「不!不要!」当我把母亲抱在腿上,分开她的阴唇,准备插入时,母亲再次拒绝了我。


「好吧,」我有点泄气:「我摸一下好了。」


「真的么?」


「真的!」


母亲这才放心地坐到我大腿上,搂住我的脖子,分开她那诱人的美腿,露出她长满浓密黑毛的私处。


「骗人是小狗喔!……」母亲娇滴滴地嘱咐我,我笑笑没作声。


我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母亲一丝不挂地坐在我大腿上。


我搂着我的生身母亲,品尝她的淫嘴红舌,舔她的奶子,捏她的肥臀,抚摸她的生殖器。


一开始,母亲还和我亲吻,渐渐地,就像一堆泥一样瘫在我怀里,除了呻吟,一动不能动了。


我一松手,母亲的白肉肉软软地倒在床上,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丰满的大腿左右张开,神秘的地带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召唤我的插入。


我失去了理智,一头扑进母亲温暖的怀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屋里,只有我们母子的喘息声和床的吱吱声。


我吸吮着母亲的肉舌,捏着她饱涨的乳房,插着她的淫穴,母亲抬起肥臀,迎合着我的插入。「妈,我干死?!干干干!呼……」


「心肝,把妈的肚子……搞……搞……搞大……」


「我搞……我搞……搞!」


「插!插!插死妈妈!用……力……插!」我吐出母亲的舌,松开她的奶子。


紧紧搂住母亲的腰肢,用尽全身力气,把阴茎深深地、深深地插入母亲阴道最深处。房间里突然一片寂静……可以听到我在母亲阴道里射精的吱吱声。


「哦……呼……」母亲紧闭双眼,随着我射精的节奏扭动着……,我带着愉快的疲倦,躺在床上,母亲殷勤地为我点上一支烟,然后像只小猫咪一样搂着我偎在我身边。


「还想不想再搞妈妈一次?」母亲抬起头,甜甜地笑着问,两只小酒窝动人心弦。我摇摇头,喷出一口烟。


「可是妈妈的奶涨得好难受嘛……」母亲嘟着嘴,像个孩子。


「帮我把鸡巴舔大,我就搞?。」


母亲二话不说,轻盈地站起来,坐到我胸口,伏下身子,卖力地吸吮起来。喔!……让自己的亲生母亲舔鸡巴,真是一种享受。


我搂着母亲的腰,亲她的屁股,吻她那肥厚的阴唇,像吻少女的嘴唇。


很快,又的小弟弟又像铁一样硬了,而母亲又再度成了一滩烂泥。


早晨醒来,一睁眼就看见母亲只戴着胸罩坐在梳妆台前梳头。我坐起来,走到母亲身后,摸她的屁股,母亲马上把她的淫臀跷起来。我搂着母亲的腰,把她的屁股抱离凳子,把我的淫具从后面插入母亲的淫穴。


我把母亲抱到梳妆台上蹲着,要她分开大腿对着桌上的镜子。母亲凤眼微合,双颊红晕,偷偷瞟着镜中我的阳具在她毛茸茸的肉穴内出出入入。


「你好坏喔!不要啦!」


「妈,?好像条骚母狗!」


「才不是啦!」


「那是什么?」


「妈妈是臭婊子啦!」就如同新婚夫妻般、母子两就这样天天连搞了好几星期,


隔壁的王妈妈见阿柳怎么都未找他到公园运动,这一日一大早就走到阿


柳家,见客厅大门深锁,绕到防火巷从房子的侧边的窗户往阿柳的主卧室看


,王妈妈大吃一惊床上两人赤裸裸抱在一起,只细一看另一个人不就是阿雄


真是要得,阿柳的只腿还夹着儿子的大肉棒,依希可见阿雄的那话儿一大截跑


到外头,王妈心想难怪有这么一个小心肝待候,阿柳那舍得到公园陪我运动。王妈在窗户外观赏许久,肉穴早已被这幅景象搞得,淫水汜澜成灾,此时阿雄可能是尿急翻身抽出他的滚烫硬挺挺大肉棒阿柳半睡半醒说我的小心肝你要去那?人家还要,阿雄:我上个厕所马上回来捅你的穴穴、哦!随即阿柳又睡着,起身见王妈妈在窗外两人四目相交停滞三秒王妈妈的眼睛往阿雄那硬挺的阳具瞧盯着不放,嘴巴且咽了口口水,随即满脸通红呆站在窗外,阿雄见机不可失跑到窗外手拉着王妈妈到里面坐吗?王妈妈像失了神般的被拉到客厅恍惚的看着阿雄,阿雄早已绕到后面抱住王妈妈将双手伸进运动裤内,搓揉王妈妈的肉墩,王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不知如何回应只好任由阿雄上下其手不一会儿阿雄脱光了王妈妈所有的衣物示意要王妈妈将右腿站到客厅的茶桌上阿雄用手指将阴唇扮开用嘴巴吸吮着王妈妈的肉穴,由于王妈妈早已湿了一大遍,这时又被阿雄这么一吸吮整个人不由自主哦、、、、哦的吟叫起我的小祖宗干我,把你的大肉棒干进王妈妈的淫穴内让王妈好好的享受入萌的滋味、阿雄站起身子,王妈妈随即用手抓住的滚烫肉棒往肉穴口塞入,渍的一声太棒了这样的肉棒真是棒、阿雄被王妈妈这么一叫,用力向肉穴内一顶王妈妈又哦、、、、、、、的我的小祖宗用力干、把王妈妈干死王妈爱死你这个小祖宗、 、干的王妈肉穴快活。阿雄示意要王妈将手按在桌上淫穴朝上随即阿雄由后面用双手抓住王妈的屁股将两边一扯露出亮黑阴唇、肉棒由后面干进小淫穴内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抽动、不知过了多久,阿柳早已站在门口观看儿子干着隔壁的王妈妈,王妈妈及儿子早己瞧见妈妈(阿柳)站在那,也顾不得大叫我、、、我要泄了、我、、、受不了,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小心肝,阿雄更加卖力往穴内顶我也要泄了、快快给我吧,不一会儿阿雄将滚烫精液喷洒进王妈的穴内、王妈的淫穴被滚烫精液这样一酒直进花心直说我也丢了我的、、、小祖宗今日你把王妈捅的淫水直流、王妈爱死你这个小祖宗,王妈的手还不停的抚弄阿雄湿热的肉棒、终于一阵狂欢之后两人无力抱在一起躺卧在客厅沙发上,王妈抱着阿雄说阿柳啊?也未免太自私了 吧,把儿子留着自己用,亏我还把你当做姊妹看待,要不是我今天一大早到你家你这事还要瞒我多久、阿雄见王妈妈跟妈妈为了自己快吵起来,便坐起说:妈妈坐过来吗?一手擐抱着妈妈一手抱着王妈妈摸着两人的乳房,手指头还不时朝乳捏,此时三人坐在沙发阿雄像大男人般:你们就别吵了待会我再跟你们姊妹俩大干一场,不就得了。王妈妈继续抚弄着肉棒:小祖宗呀不急、不急、来日方长,要是搞垮了身子我们姊妹俩不就又得守寡、妈妈摸着儿子的头附和说对;对:对、、来日方长、来日方长。王妈妈;我看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去工作了,我那死鬼留下的家产够我们三人花用不尽,待会我跟?妈到市场买些补品回来好好的跟你补补身子,阿雄便提议:不如王妈搬过来我们一起住,妈妈:对把房子出租或卖了搬过来住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你们都己邀请我那还好意思拒绝,不过得把我们的闺房重新整修一番,钱就由我来付。就从那天起三人住在一起恩恩爱爱的溺在一起,大搞三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