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3892-成人情色网|情色网站|色情电影|色情动漫|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站
网站首页 > 淫荡人妻 > 娇艳的绝色美人妻

娇艳的绝色美人妻






我的邻居张欠叔叔是父亲以前的老部下,由于老爸退伍后对他的相助,使得


原本一无所有的他近年生意上有所起色,加上他本身不错的生意头脑跟在部队留


下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在前年一次赌命似的生意波澜中成了胜者,身家过亿。




  张叔叔是个重义气的人,或许部队回来的前辈们大都这样。他感激父亲以前


的帮助,所以特意买下我家隔壁的套房,跟我们做起了邻居,并对我疼爱有加,


经常叫我去他家玩,不时还偷偷地塞钱给我。




  张欠这个人跟他的名字一样,身体上欠缺了些东西,他在当年打越战的时候


被子弹打中了肾脏,还是父亲将他从战场上背了回来,后来因为医院的医疗设备


差,他被强行摘掉了一个肾,这使他现在的性能力大大下降,至今仍然膝下仍无


一儿女,所以他将我像儿子一般地看待,对我疼爱有加。




  而似乎老天是公平的,张欠拥有一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妻子,叫肖韵云,有着


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再加上她那线条


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并有着一米七窕窈的好身材,优美浑圆的修


长玉腿,丰满圆润的翘臀,以及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配上细腻柔


滑的肌肤,活脱脱一位火辣尤物。




  由于她只大我七岁,加上两家窜门比较频繁,所以她跟我走得很近,经常叫


我去她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电脑游戏。




  韵云姐的国文水准很好,我想我之所以国文比其它科目强,应该都是拜她所


赐。她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国文教师,教我们班语文,在学校我叫她肖老师,而出


了校门我则叫她韵云姐。




  韵云姐穿衣服很开放,她喜欢穿尼龙透气布料的连衣裙跟有带子的高跟鞋,


而且大都低胸,因为她觉得这才能衬出她的好身材;而在家喜欢穿紧身的韵律裤


跟宽松的T恤,而且她穿韵律裤时一般都不穿内裤,每次看到她那晃来晃去的饱


满高翘屁股,我那18公分的阳具都青筋暴涨地在裤子上撑起帐篷。




  张叔叔给韵云姐配了辆宾士轿车,但她一般都不开去学校,说是影响不好,


所以每次上学她都跟我搭公车去,而我因为比较喜欢踢足球,所以放学都是她先


走,我则跑去球场。但每次都是我先回到家,她才姗姗赶回来,我就一直觉得纳


闷。




  直到有一天,让我发现了韵云姐不开小车的秘密。




  那天放学,我照往常一样踢完球后搭上回家的公车,这个时段搭车的人特别


多,一上车就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当我站稳的时


候发现右手边站着位打扮妖冶的少妇,她穿着粉红紧身的超短连衣裙,前面低胸


的叉开得很低,前面两条布带沿着乳房往上到颈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而背部


露出了一大块。




  而更令我喷血的是,她衣服上并没有胸罩的条纹痕迹,而那两颗硕大坚挺的


奶子看上去有E罩杯了吧!我忍不住瞄向她那亮丽卷发下的俏脸…… 




  啊!这不是韵云姐吗?我差点叫了出来,然而我在心里暗自思忖着:『她现


在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跟我同个站上的车啊,她去了哪里?』




  正当我不思其解的时候,我看见韵云姐微张着媚眼,雪白的牙齿轻咬着湿润


的下嘴唇,一副痛苦的模样。我刚想开口,发现在她后面一个比她矮上半个头的


民工打扮的大叔正在用他的手抠挖着韵云姐那浑圆的屁股,而她扭动着屁股往后


挺,脸上浮现着痛苦的神色。这一幕看得我血脉沸腾,球裤里的家伙不安份地翘


了起来。




  我心想:『不能便宜了那个傻蛋民工!』便随着人流一挤将民工挤开了去,


民工不忿地望向我,而刚接触到我愤恨的眼神便乖乖地挪开了。




  我渐渐挪站到韵云姐的背后,车内沙丁鱼似的人流拥着,将我和她紧紧地挤


着贴在了一块,韵云姐像棉花一样柔软的身体立刻压在我身上。前面的人挤得已


经没有一丝缝隙,后面的人还在拼命地往前拥,借着拥挤,我努力地享受着韵云


姐身体的触感。




  韵云姐身高跟我差不多,她的臀部刚好处在我小腹的三角部位,借着车身的


摇晃摆动腰部,早已硬梆梆的肉棒贴在韵云姐屁股中间的裂缝上摩擦,隔着薄薄


的衣服,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热乎乎的肉感。




  我逐渐加大力度,双腿分开向前靠近,夹住韵云姐的大腿,腰部也用力向前


压迫丰满柔软的屁股,硬梆梆的肉棒开始挤在屁股沟里上下左右的蠕动,可以感


觉到韵云姐屁股上的嫩肉被我弄得左右分开,而她竟然主动地将屁股向我的肉棒


挺来,似乎对我的非礼十分享受。




  我逐渐放大胆量,索性松开吊环,双手从人缝里向前探,缓缓地放在腰间,


借着拥挤轻轻的抱住她的腰,哇!感觉比想像中还要细。我随即晃动腰部,下腹


紧紧贴在她屁股上,我逐渐放肆起来的抚摸,可以感觉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我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进短裙里的双手贴在韵云姐完全裸露在丁字裤外面


丰满的屁股上,挑逗似的抚摸那里滑嫩的肌肤……薄薄的超短裙下,丰盈雪白的


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


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韵云姐的嫩面绯红,呼吸开始


急促…… 




  我探进丁字内裤的边缘,抚上韵云姐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她隐秘的草地,


发现这里早已泛滥成灾,我拨开湿漉漉的内裤,摸向了韵云姐神秘的花园……突


然碰到一根硬硬的东西,正在有旋律地转动着,随着它的转动,在她的周围不断


地流出滑不溜手的淫液,将我整个手掌都打湿了。难道是电动阳具?没想到在韵


云姐平日端庄贤淑的一面下竟然还隐藏如此淫荡的一面。




  「韵云姐……」我吐着深深的气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




  「喔……小健……怎么会是你……喔……嗯……」韵云姐转过半个头来幽幽


地望着我。




  「韵云姐,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夹得我好舒服喔!」我贴在韵云姐的耳边很


小声地说道。




  「小健……怎么是你……不……不要……嗯……喔……」韵云姐说着边小幅


度地随着我按向电动棒的手不断扭着屁股。




  「韵云姐……原来你每天都比我晚回……就是为了穿得这么火辣让男人非礼


你……」我左手抓住电动棒的柄将震动调至最强,顺时针最大幅度地搅弄她的蜜


穴,伸出右手紧贴在她两片肥而挺翘的屁股缝之间,中指不断戳弄她早已被淫液


浸湿的屁眼。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姐姐呀……喔……我老公是你张叔


叔啊……」韵云姐口中说着,翘臀却愈发紧凑地向我抠着屁眼的手挤来。




  「不行,谁叫韵云姐那么诱人……我好喜欢你……」我淫欲高涨,索性在球


裤边掏出了早已血脉贲张的老二,抵住了韵云姐的菊花蕾,那里早已被淫液滑得


一塌糊涂,我腰一沉,稍一用力,挤开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进去。




  「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插我的屁眼……」韵云姐发出细微的哼声,


洁白的牙齿咬着性感的红唇,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着。




  我感觉到她壁内的嫩肉包围着我的老二并在不断地收缩,我开始了开始很小


幅度的有节奏地抽插,并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内按,食指在韵云姐


那粉嫩而敏感的阴蒂上划动,一下、两下、三下…… 




  「喔……喔……嗯……」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而


韵云姐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越叫越压抑不住。




  我开始袭上她的胸乳肆虐,从那层薄薄的布料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娇挺的嫩


乳,好像韵云姐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着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


美无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着。




  蜜穴里的电动棒搅弄着淫液来回地旋转着,我感到插在屁眼里的阴茎被电动


棒旋转而顶起的臂肉不断抚弄着龟头。




  「韵云姐……你出门……小穴里还插着电动棒……好淫荡喔……」我硕大的


火棒在她的淫穴中贯穿,粗壮的蘑菇头不断刮弄着穴壁上的肉粒。




  「不要……你不要跟张叔叔说……喔……」韵云姐扭动着身躯,充满弹性的


翘臀挨着我的小腹使劲地旋转。




  「我不会说的,但你要乖乖让我插哦!」丰满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变


形,揉面团似的被揉搓得一片潮红。




  「好……我让你插……」韵云姐的美目微张,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


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韵云姐,你的屁眼好紧,里面好滑啊!」我运用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


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


敏感的部位,食指将电动棒往淫穴最深处死命地塞,粗壮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断摩


擦她屁眼里的嫩肉。




  「不……不要……说这么淫的话……我受不了……」韵云姐的后庭蜜洞不自


主地收缩夹紧我的阳具,而前面的花芯也由于电动棒的扭动不断地从深处渗出花


蜜。




  「但是你的屁股好翘好有弹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说着,边捧起她的柳


腰,挺起阴茎往她屁眼深处一记强顶。




  「啊……不行……这里好多人……」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两颊绯红地在我


耳边低喘。




  「在这么多人面前插你屁眼,你好有快感吧?」我粗大的阴茎不断挤进又抽


出,中指和着淫液压在她肿涨的阴核上使劲地揉搓。




  「呜……好刺激……好粗……你的东西好粗啊……」韵云姐的屁股死命向后


挤着我的阴茎,丰满的乳房对着车内的扶柱不断摩擦。




  「韵云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说不出口……」




  「说啊!韵云姐。」我将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说……我说……插……插我……」




  「再火辣一点!」




  「你饶了我吧……我……我说不出来……」




  「不说么?韵云姐。」我灼热的龟头紧顶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肉棒在韵


云姐紧窄的蜜洞中威胁地缓慢摇动,猛地向外抽出。




  「别……啊……我说……」




  「来,贴在我耳边说。」




  「干……干我……用力地干我……」




  「继续说!」




  「操……操我… …我好喜欢小健操我……操死我……」




  韵云姐耳边传来我粗重的呼吸,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她的耳朵。我巧


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开始吮吸韵云的耳垂和玉颈。




  「我的什么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阴茎!」




  「叫鸡巴!」




  「鸡巴……啊……鸡巴……」




  「我的鸡巴怎么样啊?韵云姐。 」




  「大鸡巴……你的大粗鸡巴……姐姐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




  「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怎么样?韵云姐。」




  「你……啊……你的鸡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将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韵云姐的直肠,韵云


姐身颤抖着发出竭力掩饰的呻吟声,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屁眼也在阵阵收缩,几乎


要夹断我阴茎的感觉,我把身体紧紧压在她背后,享受着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接着我抽出肉棒,还没有完全变软的肉棒离开她阴道的时候,我感到好像拔


掉瓶塞似的,随着身体结合部位的脱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屁眼又似当


初般紧闭。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韵云姐的屁眼中流了出来,我把手指伸进韵云姐的屁眼


当中抠挖,弄得手上全是精液和肠液,然后我把手伸到韵云姐依然喘气的嘴边,


她从嘴里伸出樱桃小舌,轻轻舔着我手上的精液。




  「韵云姐,舒服吗?我的精液味道怎样啊?」




  「嗯,舒服,好好吃的味道啊!」韵云姐边舔着精液边含糊的说道。




  我扶着脱力的韵云姐走下了公车…… 




(二)膨胀的铁观音




  自从上次的公车事件以后,我发现了韵云姐淫亵的一面,而之后的生活起了


大大的改变。那次以后我更频繁地往她家跑了,而张叔叔早已习以为常,因为我


的父母是对超级大忙人,所以我除了晚上回来睡觉,基本上连三餐都在他家吃。




  张叔叔因为生意已上了轨道,所以不用天天往公司赶,没事则钓钓鱼,抽空


就往公司数数钱,而大多数时间留在家里写论文。他年轻时就喜欢文学,后来因


为战乱放弃了一段时间,现在有钱有时间了,又重执笔杆忆起从前。




  而我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总在离张叔叔近在咫尺的地方猥亵着韵云姐,比


如吃饭的时候,我总探下一只手偷偷地抚摩韵云姐浑圆而极富弹性的大腿;韵云


姐伏身为张叔叔倒茶的时候,我总悄悄站在她的身后抠挖韵云姐的屁眼。韵云姐


的淫液分泌得特别多,每次都弄得我整个手掌湿漉漉的。




  这天吃完晚饭,张叔叔又跟往常一样回到客厅看新闻,我则帮着韵云姐收拾


餐具。今天她穿了件紧身连衣的韵律服,屁股的痕迹显示出丁字内裤的形状,那


是件极小的内裤,裤边的带子顺着丰满臀部优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条淫亵的曲线,


而前面饱满的阴户被紧身裤包裹着显出小馒头般的淫邪形状。




  而柳腰上那对36E未着胸罩的丰满乳房被紧身衣包裹着硬挺的乳头,形成


两粒明显的凸起,她走起路来两片肥臀一左一右地摇晃,看得我血脉沸腾,即时


色心大起,走到韵云姐后面,用暴涨的阳具抵住了她弹性十足的臀部,双手攀上


了她圆润饱满的双峰。




  「啊……小健……不可以……你张叔叔在那边……」韵云姐转过半边脸来,


说话时媚态撩人。




  「不,我要嘛!谁叫韵云姐穿得那么性感……」我一边说,一边将血脉贲张


的阳具挤进她的屁股肉,硬挺挺地抵在阴户上,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的部份,


手掌用力,柔软又有弹性的乳峰被我弄得大大变形。




  张叔叔家的厨房侧对着客厅,中间只有一扇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和及腰的洗涤


槽。也就是说张叔叔现在如果转过头来,便看到他的老婆正在被我肆意地蹂躐,


好刺激啊!




  我将手从衣服的两侧探了进去,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


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我捏弄搓揉,丰满的乳房被紧紧


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我粗鲁地揉弄着韵云姐的胸部,像一只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地蹂躏。韵


云姐原本丰满的乳房,已被抚弄得更加饱满。我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


只手继续蹂躏着双乳,而另外一只手也摸到腹下去了。




  我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隔着紧身裤挤入韵云姐饱满的阴户,抚弄着顶部,


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只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


处的部份,薄薄的布料下羞耻的蜜唇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粗的火


棒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龟头隔着两层布料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呜……嗯……」韵云姐微微地抖动着身子,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


咬着嘴唇,口中发出极力掩饰的呻吟,丰满的臀部向我不断地挤来。




  我再也忍受不了,将她的头按往胯下,拉下拉链,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涨的阳


具,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红艳唇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口中,她的嘴像吸盘一样开


始一上一下的吸吮,「滋……滋……」从韵云姐口中不断发出色情的声响。




  我掏出整条被吸得发亮的阳具,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那光滑而细腻的红唇上


顺时针地研磨着,她伸出沾满黏液的舌头,我扶着阳具在她的舌头上拍打着,发


出「啪!啪!」的声音。




  接着在她舌头上抹了一点黏液,将整条阳具往她保养得柔嫩而富有弹性的粉


腮上拍去,一下,两下,三下…… 




  「好……好粗大……给我…… 」韵云姐抓住我的阳具,噘起两片湿润的嘴唇


从我的龟头处往下深深地一套,随即忘乎所以地含弄着。一会儿她又由阴茎往下


舔弄,进而含住我的睬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长长睫毛下的美目似有似无地


望着我,口中不断分泌出黏液,将我原本涨满的紫色龟头舔弄得更加光亮。




  「小健啊,叫你韵云姐给我冲杯茶。咦,韵云呢?」张叔叔转过头望着我说


道。




  这一声音将我的心都吓到了嗓子眼,幸好中间及腰的洗涤槽正好挡住了张叔


叔的视线,我一抬头,赶忙低下头假装在洗碗:「她……她可能回房去了吧…… 


我帮你冲好了。」




  「好吧,我要铁观音。小健啊,我跟韵云下星期要去我新开发的海边渡假村


玩,叫上你爸爸妈妈一起去吧?」张叔叔继续说着。




  「好……好啊……」我心虚地应道。张叔叔浑然不知他美艳的老婆正在我的


胯下吃着我的阳具。而这似乎使韵云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头部更加快速地一上


一下,忘情地吮吸着我的马眼。




  「那晚上你爸爸回来跟他说一声喔!」张叔叔边喝了口水望着我。




  「知……知道了……张叔叔你的茶要大杯还是小杯啊?」我手忙脚乱地找着


茶杯。韵云姐肆意地舔弄我的阳具,用手抓住我阳具的根部往她那俏丽的脸庞不


断地摩擦,灵巧的舌头像蛇一般在我的阳具上旋转着。




  「大杯的,茶叶别放太多,铁观音的叶子的膨胀力很强。」张叔叔拿着遥控


器边转台边说道。




  「我下面的家伙膨胀力也很强……」我低头小声咕囔着,边探下身握住韵云


姐那圆滚滚的奶子,捏住拉起她娇嫩翘立的乳尖蓓蕾,再往回将乳房大力地揉搓


成无耻的形状,用脚拇趾碾压着她敏感的花蕊,那里传来一阵余温,蜜汁随着我


脚趾一上一下的研磨透过那薄薄的韵律裤一丝一丝地流到了我的脚趾上。




  「嗯……喔……」韵云姐含着我的阳具发出淫秽的哼声。




  「你的……阳具好粗……呜……龟头好大……姐姐好喜欢……喔……」韵云


姐的舌间顺着鸡巴的中线一路上下地舔来,虽然她还无法将整根肉棒尽根含入,


但她尽力地吞入到她的极限,头部上上下下的套着;双手则是回到卵蛋上,在阴


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着。




  韵云姐把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


两颗卵蛋,手嘴并用。她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大


力地上下套动着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


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我的龟头,双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看着韵云姐媚态十足的样子,我终于忍受不住,感觉小腹一阵紧缩,强烈的


快感从我的龟头蔓延到全身。她似乎也感觉到我快射了,抿着嘴唇对我的龟头一


阵猛吸,我精关大开,将积蓄已久浓浓的精液射进韵云姐口中。




  强烈的快感打击着我的神经,射精持续了有二十秒之久,而韵云姐仍不住地


吮吸着我的阳具,我听到「咕噜……咕噜……」的声响,她将我的精液一滴不剩


地吞了下去。




  她边用手指将嘴角的精液揩入嘴中吮着边站了起来,我捧着她的俏脸给了她


一个吻。她指着客厅张叔叔的位置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踮起脚尖吻了


一下我的脸颊,像小兔一般轻盈地偷偷跑回了房间。




  我整理好衣物,端起冲好了的铁观音走向客厅…… 




(三)颠簸在泥泞路上




  有天晚上,父亲将我神秘地拉入房间,对我说道:「健儿,你今年已经十八


岁了,有些事情我想应该是时候跟你谈谈。」




  「什么事?」我有点不解地问道。




  「你知道,肾是男人的精血所在,而我们家族的肾的基因是现今为止最优良


的,十年前我们对你的肾进行了一番全面的检查,发现你的肾是我们近十代人中


最强韧的,你的肾的制精功能是普通人的十倍。但是这也不完全是一件好事,因


为体内精子过多对身体也会造成十分不良的影响,可能会导致阳痿。所以我希望


你没事就多将体内的精子排泄出来,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还有因为你体内精子


多,所以射精的时间会延长,而且强度也会加大,一般维持在二十秒至四十秒内


为宜,希望你紧记。」




  「我……我知道了。」我讶异地张大着口答道。




  『原来我的家族流传着这么一个秘密啊!那么我没事要多找找韵云姐了,呵


呵!』我心里乐滋滋的想着。




  今天是星期六,张叔叔邀请我们一家结伴去他新开发的海滨渡假村玩。我起


了个大早,到体育场跟同学踢了场足球,回到家8点10分左右,看见表弟在我


家。老妈说今天姑姑加班,所以我们得带表弟一起去渡假,我「嗯」了一声就跑


去洗澡了。




  洗完见父母在收拾带去的衣物,便自己先走到楼下等他们。刚走到楼下就远


远望见了韵云姐,她今天穿了件粉紫的吊带连衣裙,挺拔的乳房随着走路颤颤巍


巍地晃动,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轻柔的裙摆只能勉强地遮住丰满圆翘的臀


部,脚着一双淡紫色高跟凉鞋。




  她看见我便笑盈盈地朝我走来:「小健,我去买了油条跟豆浆,你要吗?」


韵云姐露出洁白的牙齿,两眼如新月般的眯着。




  「我想给你喝我的豆浆呀!」我凑到她的耳边说道。




  「你好坏……」韵云姐轻拍了一下我的手臂,露出迷人的小酒窝。




  一会,张叔叔跟老爸、老妈还有表弟陆续走了下来。因为路程大概有一个小


时,张叔叔说大伙凑在一起热闹点好聊天,所以就叫老爸别开车,一起坐他的车


去。老爸坐副驾驶的位置,老妈、表弟跟我坐在后面便已没了位置给韵云姐,老


爸则叫我往后挪点,让韵云姐坐在我前面凑合着上路。我张开双腿腾出点位置,


韵云姐便在我两腿之间坐了下来。




  车开始移动,韵云姐看见车厢内这么多人,进来便坐得笔直,不敢往后靠向


我。因为要去海边,所以我今天穿着件挺薄的沙滩裤,我的大腿跟韵云姐细致嫩


滑的大腿肌肤不断摩擦着,眼前是她洁白的脖子、圆润的耳垂,还有那被一层紫


色纱裹着的,若稳若现的傲人双峰,闻着她独特的清新香味,我的阳具开始不安


份地膨胀,抵着她的屁股。她似乎也觉察到我下体的变化,身体微微一抖。




  我的双手开始不安份起来,右手轻扶住她的柳腰,左手在其他人难以察觉的


视角隔着她那层薄薄的布料轻柔地抚摩她未着胸罩的酥胸。我的指尖在乳头轻抚


转动,渐渐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下体的阳具向前顶进,挤开她两


片丰满的臀肉,夹在屁股缝之间不断摩擦着。韵云姐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再也


坐不稳,身体整个向我倒来,屁股顺着我阳具的摩擦小幅度地扭动着。




  车开始驶上高速公路,身边的老妈跟表弟都已渐渐昏昏入睡,前面老爸跟张


叔叔在小声地聊着天,我继续猥亵着身前成熟美艳的韵云姐。我的脸紧贴上了她


的玉颈耳边,开始吮吸她的耳垂,左手食指与中指捏捻着她的乳蕾,粗鲁地揉弄


着她似要滴出水一般的丰乳,右手往下伸向了她的芳草地。




  我粗糙的指肚摩擦着她下体的嫩肉,指甲轻刮着嫩壁,蜜唇被屈辱地拉起、


揉捏,粗大的手指往下挤入她柔若无骨的蜜唇窄缝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韵


云姐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我的手指继续翻搅肆虐,纯洁的花瓣渐渐屈服于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


主地渗出,「啊……」韵云姐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整个身子